深圳网站建设
十年品牌建站公司
开启企业移动互联网营销新时代
18175863383
275194004
     创业帮
王兴式宿命:三个超级大风口赶上了两个
来源: 本站   类别:创业帮       阅读: 1774    时间:2017-06-20
过去12年,中国互联网创业真正称得上「超级大风口」的领域,其实就三个:社交、电商和O2O。王兴赶上了其中的两个。

什么是超级大风口?看看上市公司的数量或者未上市公司的估值就知道了。

  即使以赢家通吃、马太效应极为明显的社交领域,都有超过5家公司上市:微信(腾讯)、微博、陌陌、YY、人人、世纪佳缘;未上市的快手、B站、映客、探探、脉脉……

  电商领域的上市公司更多:阿里、京东、唯品会、聚美优品、当当、麦考林、兰亭集势;未上市的小米、苏宁易购、什么值得买、我买网……

  如果把O2O理解成「线上下单、线下消费」的话,以携程、去哪儿为代表的传统出行上市公司都是O2O先驱;而目前中国估值过百亿美金的几家未上市公司中,有两家是O2O:美团和滴滴。

  一个人不能同时踏入同一条河流,但王兴先后赶上了两股历史洪流:社交和O2O。社交败给了巨头,O2O正在遭遇巨头狙击。

  从2005年推出校内网,到今天美团估值过百亿美金,王兴横跨两个时代、脚踩两个赛道,都要面对一个终极问题:绕得过去的风口,绕不过去的巨头,是这一代创业者的宿命?

  (一)PC时代最大风口的血雨腥风

  继2000年前后的门户网站之后,中国互联网在2005年迎来了最大的一个风口:SNS,即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。

  这一年7月,新闻集团以5.8亿美元收购当时的社交网络巨头Myspace;而社交网络的鼻祖Friendster开始在这一年走下坡路了,原因竟然是「用户激增、服务器不停宕机」;Facebook已成为美国大学里的网红,并在2005年春天收到来自第一家机构投资者的投资……

  如果说Web2.0成就了Copy to China大潮,那么社交网络就是这股大潮中的风口浪尖。7月份,老站长庞升东在上海推出了51.com;12月份,王兴在北京上线了校内网。转年4月,清华子弟兵、eYou创始人张帆推出了占座网。

  其实在2005年7月,还有一件当时被很多人轻视、但日后对中国社交网络影响深远的融资事件发生了:手握猫扑和5G校园网的千橡集团宣布获得美国著名投资机构千万美元投资,同时收购中国最早的社交网络公司UUme。

  这家「美国著名的投资机构」叫Accel Partners,就是它刚刚在当年春天成为Facebook的第一个外部机构投资者。这一次,硅谷大鳄找到了中国史前版Facebook——ChinaRen创始人陈一舟,和他的社交产业链组织:千橡集团。

  大幕拉开了。据说2005年中国主打社交网络概念的创业公司不下30家,用今天的眼光看,显然这是一个可以撑起风口的领域。但当时的问题在于,想法太多,资本太少。

  2005年,红杉中国和北极光刚刚成立,创新工场、经纬中国要等到2008年才成立。红杉中国的第一期基金是2亿美金,这个规模在十年后的中国根本排不进前20。

  僧多肉少,这就要看创业者的融资能力了。如果说今天的创业者只要搭上个风口就能随便拿笔天使投资,对于2005年的创业者来说,融资能力甚至比找风口的能力还要重要。这个能力里哪里来?履历背书。

  王兴、张帆、庞升东、陈一舟。这四个人当中,只有王兴是富二代,但从创业的维度看,王只是一个中途辍学的海归屌丝。

  张帆和陈一舟同样都是留美海归,但已经有过相对成功的互联网创业经历,而庞升东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炒房客,做51的千万资金基本都是自己卖房所得。

  更有意思的是,陈一舟和庞升东的弹药都是从别人手里买来的:陈一舟是UUme最早的个人投资者,所以当Accel Partners看上陈一舟的时候,融资的前提条件就是把UUme打包进千橡集团,并且主攻这个方向。这个方向当然就是Facebook所代表的熟人社交。

  而庞升东的51,其实是从福建人张剑富带有社交属性(约)的个人站10770演化而来的。2005年,10770的用户已达到20万,张剑福每个月能通过VIP收费获得近十万的收入。庞升东花了100万人民币将其买下,并邀请张加入51。

  2005年上海中环的房价是5000/平米,100万足够买套200平的大House。而庞东升为了做51,卖掉了15套房产中的13套,All in社交网络。

  12月份校内网上线的时候,51已有500万注册用户。与庞升东的财大气粗相比,王兴团队都是从亲朋好友那里借钱创业,前前后后有大几十万,根本不够用。

  正好这时成立不到半年的红杉中国找了过来,很快就有了王兴去红杉办公室把商业计划书忘在出租车上的段子。王兴不知道的是,恰恰是在这个12月份的最后几天,红杉其实已经敲定了对51的600万美元A轮投资。

  后来王兴回忆说,与红杉等VC的谈判,主要卡在了盈利模式上,但当时无论是刚刚上线的校内网,还是已经有数百万用户的51,抑或美国的社交网络鼻祖们,都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。

  红杉不投校内而投51,原因很简单:用户量的巨大差距。VC都是很现实的。

  接触了差不多半年,到2006年6月份,沈南鹏和张帆正式放弃了校内这个项目,他们转投了另一家主打大学生社交的占座网(张帆投资了张帆)。学生王兴不敌土豪庞东升和当年入选「中国互联网影响力100人」的张帆。下注赛道,红杉从进入中国第一年就开始了。

  2006年3月,千橡宣布获得来自硅谷两大VC——Accel和DCM总计4800万美元的巨额投资。与前一年获得千万美元A轮投资的同时收购UUme的思路一致:继续收购现成的社交网络公司。这时校内网走进了陈一舟的视野。

  4月份,陈一舟听说了校内网正在融资的事。他最先给王兴开出了1000万人民币左右的收购价,王兴团队没从。

  和红杉谈完,他们又和一家来自硅谷的VC谈,本来都签了Termsheet,但来中国考察一圈发现,千橡刚刚融完巨资,占座网拿了红杉的钱,51用户已过千万。返美之后就把协议晾一边了。

  这让王兴他们很是措手不及。因为根据之前的Termsheet,校内是不能同时找其他投资人的,这就意味着,王兴手里已经无牌可打了。

  经过激烈的内部争吵,王兴团队不得不接受陈一舟的最新报价,最后团队拿到手有200多万美元的现金。而陈一舟拿到手的,则是一个日后可以跟华尔街讲中国版「Facebook」的金种子。校内网最终败给了「门口的野蛮人」。

  当2006年上半年王兴为了校内网的融资而绞尽脑汁的时候,一家叫Twitter的新型社交媒体在旧金山诞生,并迅速火遍美国互联网。

  一年之后,仍然对社交网络不死心的王兴推出了新的创业项目:饭否。没错,这就是一个中文版的Twitter。和校内网类似的是,完全照搬美国模式的饭否并没有立刻火爆起来,几个月之后,王兴决定做一个新网站。2008年年初,海内网上线。

  但海内网与校内、饭否的命运很像:押中了风口,但没有成为爆款。3个月后,开心网上线,通过抢车位、偷菜等游戏功能,迅速成为继QQ之后中国最火的社交工具。北极光、新浪和启明创投乃至腾讯,先后成为开心网的股东。

  开心网的突然崛起,带来的积极影响就是似乎让人看到了社交网络在中国的广阔前景,负面意义在于,几乎所有的社交网络公司都在跟着开心网做同一件事:偷菜。

  到2008年夏天,庞升东的51不仅已经拿了红杉的两轮投资,还吸引了史玉柱5000多万美元的投资。看到开心网的路数,51一下子上线了几百款网页小游戏。

  当年4月份,孙正义的软银以4亿美金注资陈一舟的千橡集团,这是继孙正义投资阿里以来,对中国创业公司的最大单笔投资。转年,校内网改名人人网。

  2009年年初,饭否迎来两件事:用户突破百万,账上快没钱了。更糟糕的是,很快因为群体性事件的传播,饭否被封了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新浪微博大张旗鼓地上线了。很快以近乎秒杀的方式,几乎把中国所有社交网站的流量吸引了过去。

  对于当红炸子鸡开心网来说,前有人人网,后又新浪微博,到2010年年底,其核心用户变成了每天依旧醉心于偷菜、抢车位的大妈们。

  事实上,在饭否起来之后、微博崛起之前,开心网曾内测过一款微博类产品,但碍于饭否事件的严重性,一直没有得到主管部门的审批。饭否错过了微博时代,开心网错过了微博时代,只有新浪,中国最早赴美上市的互联网公司,才有资格获得这张牌照。巨头不是一天炼成的。

  到2010年,大势已去的还有51,这个前后融资近亿美金的社交网络公司,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:追随开心网追到沟里去,而一直以来最大的敌人腾讯Qzone向51正式开战,实施全面绞杀战略,一举断了51的生路。

  庞升东不得不做出妥协:庞作为最大个人股东的导航网站2345,吸纳了两位新的股东,分别是史玉柱和红杉中国。

  没错,他们是51的投资方。据说这是因为51的发展预期没有达标,庞不得不割让自己在另一家公司的股份予以补偿。对于资本来说,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兑换成生意。

  一心想拿下社交网络这条赛道的红杉,错过校内,押错占座,痛失51,最后竟然在一家传统的导航网站获得补偿,历史真有意思。

  更有意思的地方在于,脱胎于Web2.0的社交网络这条赛道,无论是诞生于2005年的创业者,还是投资人,打来打去,收拾残局的竟是一家老门户……

  就算人人网后来远赴美国、霸王硬上弓,也改变不了这一宿命:王兴遇到了陈一舟和程炳皓,庞升东遇到了腾讯,陈一舟和程炳皓遇到了新浪,新浪后来又遇到了腾讯。山外青山楼外楼。

  幸好,王兴和红杉们很快就在另一个更大的风口相遇了。这时,中国互联网已完全变天。

  (二)变天了

  美团网是王兴第二次创业延长线上的项目之一,此前饭否、海内其实都是他二次创业的试验品,即使在美团上线之初,依然是网页版。

  但美团是个分水岭。美团上线是2010年3月份。此时第三代iPhone已经发布了将近一年;再有一个月,雷军就会把小米公司呈现给世人;这一年,中国网民总计4.57亿,其中移动互联网用户3亿,首次超过PC网民。历史性风口已然形成。

  美团依然延续了王兴以往的创业路径:Copy to China。不同的是,从校内到饭否再到海内,都是纯互联网产品,说白了找几个会编程的搭档就能搞定产品。但美团不是,它有两个特点:1、按照位置提供服务;2、极为倚重线下的运营和开拓。

  基于位置的互联网服务,天生就是属于移动互联网的;线下运营则完全是巨头互联网公司的短板;智能手机正在以指数级的速度替代功能手机,平台级互联网应用场景形成了。

  美团不是团购领域最早拿到A轮投资的,在它之前半年,窝窝团和拉手都已经融了几千万人民币。直到2010年10月份,美团才算Closed A轮融资,投资方正是拒绝过校内的红杉。

  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,陈一舟的千橡推出了糯米团。如影相随、相爱相杀,陈一舟和王兴上演了横跨两个时代的《两生两世十里桃花》

  有意思的是,就在红杉投资美团不到半年,它又投资了已经推出团购业务的大众点评,这是后者第三次拿到前者的投资。同时,之前获得红杉投资的分类信息网站赶集,也于2011年春天推出了团购业务。与其说红杉是看好公司,不如说是重仓赛道。

  真正对千团大战走势才生决定性影响的事件,来自AT,即阿里和腾讯。2011年2月的最后一天,腾讯和团购鼻祖Groupon合资的高朋宣告成立,这是3Q大战之后极为罕见的腾讯撸起袖子自己上的案例。

  另一个事件是2011年7月份,阿里领投了美团的B轮融资。团购是中国第一个由创业者掀起、巨头从一开始就深度参与其中的风口。后来的垂直电商、网络约车、O2O、共享单车等超级风口,都是沿着这条路线下来的。中国互联网创业的「超级爸爸」模式诞生啦!

  2011年的团购格局是,阿里扶持美团,腾讯里通外国,红杉谋篇布局,拉手等野蛮成长,彼此之间的距离尚未拉开。巨头是巨头,新贵是新贵,有人赌未来,有人当掮客,大家相安无事。

  (三)无与伦比的2014年

  到了2014年,事情起了变化,而且是根本性的变化。来自最底层的变化是,微信以势不可挡的姿态,成为移动互联网以来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杀手级应用。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第一张船票。

  这一年5月份,阿里最具潜在威胁的京东已经成功上市。京东不是当当,不是聚美优品,不是唯品会,这一点马云心里最清楚。后院有没有可能起火?

  同样是在这一年,阿里的IPO已在日程之内。是以中国互联网老大的姿态亮相全球,还是刀架在脖子上、操着后院起火的心跟资本市场讲另一个中国故事,这是摆在马云面前的问题。

  还有一件事让马云和阿里感到如鲠在喉。出身阿里系、拿了阿里系天使的滴滴创始人程维,在2014年的第一个月选择彻底投入腾讯的怀抱。

  这是滴滴第二次拿到腾讯爸爸的投资,金额1亿美金,但更重要的是,这一次滴滴与微信支付彻底打通了。而如果没有滴滴,微信支付究竟要花多多长时间才能走进真实的交易场景,实在不好说。

  阿里的子弟兵给老东家塑造了一个从没遇到过的敌人,创业公司的战略价值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巨大!

  买,全资买,是马云给出的答案。全资收购的好处是,买到的是如果金蛋,那就像当于中彩票;最坏结果,也不过搭上阿里现金流的一些零头。但是,如果被别人养虎为患,就有可能面对又一个滴滴。这个买卖,无论如何都划算。

  2014年2月份的最后一天,阿里宣布全资上市公司高德地图,交易金额11亿美金;接着很快在4月份,拿出12亿美金入股合并后的优酷土豆,转年全资拿下;2014年5月份全资收购UC,后者估值近50亿美金。

  路线定了,战术就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了,所以美团摆上阿里的收购清单再清楚不过了。此时的团购大战已经基本结束,拉手、窝窝团等劲敌都已被美团远远甩开,腾讯的亲儿子高朋几乎销声匿迹。

  而此时的美团,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团购业务,外卖也做了一年,达到150万单/天。论团购,比大众点评强;论外卖,也不必饿了么差多少。这一年,点评还投了饿了么8000万美金。今天来看,上海人张涛大大滴狡猾,这是后话。

  但王兴不会再做一家半路上卖掉的公司,不可能再出一个校内网。王兴第二次创业,去拉在百度工作的慕容均入伙。穆问还在人人上班的王兴,如果现在离职创业,会不会损失掉一大笔钱?王说:钱不重要,时间对我很重要。

  2014年对马云和王兴都很重要。阿里如果拿下美团,就有了一个比实物电商还要巨大的新的消费场景,无论是跟华尔街讲,还是直面腾讯,心里都有底。

  而如果王兴不尽快摆脱阿里的控制,就有可能被它完全控制。时间对双方都很重要。

  这个时候,腾讯出场了。经历了自己做电商、做团购的失败教训之后,腾讯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:不是所有的事情自己都能Hold住。

  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,这是腾讯的战略选择。同样是在2014年,腾讯领投了对大众点评的E轮,此时美团还属于阿里阵营;还是在这一年,腾讯仅用2.5亿美金就获得了京东上市前12.5%的股份,双方正式结盟。

  整个2015年,美团没有一次公开的融资消息发布,平静的湖面之下是风暴。

  国庆节回来的第一天,美团正式宣布与大众点评合并。三个月之后,合并后的新美大对外宣布了33亿美金的新一轮融资,腾讯领投。随后媒体传出阿里抛售价值10亿美金的美团股份,继而是重整口碑、投资控股饿了么……

  从与腾讯单挑(美团VS高朋),到加入阿里阵营,再到反对阿里控股,直至转投腾讯怀抱、彻底与阿里决裂,就像一场三角恋,剧情不断反转,而背后的较量,实际上来自于超级爸爸们的不安全感。

  本来是模仿美国Yelp的大众点评,在创立之初一定没有想过日后会在团购领域遇上2010年才成立的美团;

  2008年创立的饿了么,也一定没有想到会在外卖领域与美团相遇,美团也一定没有想过阿里会把口碑这个老古董拿出来对付自己;

  一直对创业公司实行围剿政策的腾讯,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「全民爸爸」,遍地撒钱保平安;

  马云也没想到,中国居然还有自己买不过来的公司……

  只有红杉在笑,得意地笑。红杉在美团点评合并之前半年,连续投了饿了么两轮。


Copyright C 2004 - 2017 HTWL168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公司地址:深圳市龙岗布吉大芬地铁站C出口汇福花园  电话:18175863383   分公司:衡阳市解放西路鸿运数码广场  电话:18175863383
服务项目:深圳网站开发,深圳网络公司,深圳建网站公司,深圳网站设计工作室,深圳企业网站制作